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查看日志|返回日志列表

展现最佳面貌

2009-12-28 10:19

  展现最佳面貌

  新闻博物馆玻璃包裹着一个深受困扰的行业

  作者/朱莉亚·M·克莱恩(Julia·M·Klein)

  我们认为今天的新闻记者任重道远。想象一下这个画面:为了得到一份工作,在历史上有位名为耐莉·布莱(Nellie Bly)的有抱负成为一名记者的人同意佯装精神病人以揭露臭名昭著的布莱克韦尔海岛(Blackwells'Island)妇女收容所中的虐待恶行。老故事在新闻博物馆的四维新片里重新上演,编辑警告大胆的布莱这一行为所具有的不言而喻的危险性。但是不这样,一名具有维多利亚时代特色的妇女又怎么能成为家喻户晓、大家信任的记者呢?

  我们看到布莱后来在1887年《纽约世界》(New York World)著文所揭露的内容:这里的妇女像狱工一般齐腰被栓在一起,被迫整天坐在平直长木凳上;麻木不仁的狱卒嘲笑他们的囚犯,没收布莱的记录本;一个口齿还算清楚的囚犯证实她精神正常,但是说不定就是收容所体制把她逼疯了。

  推开难以下咽的食物,勉强洗了个冷水浴,布莱被推进自己的小牢房。一只老鼠从地板上窜过,接着钻进她的床下。吓坏了的布莱把老鼠甩向我们。哎呀!毛皮似乎掠过我们的后腿。天哪!作为观众我们想,他们在干什么?

  如果说新闻博物馆观光体验的情感高潮就是与这小小啮齿类动物恐怖的亲密接触,恐怕是不公平的,但它显然是这家新闻博物馆最难忘的刺激体验之一。成立超过六年,这家四百五十万投资,250,000平方英尺的巨大建筑宣称自己为“世界最互动的博物馆”——对这一仍然在与新媒体的风险和前景角逐的职业做最有力的献礼。随着老牌新闻业在挣扎中生存,新闻博物馆正在向它的过去致敬。但是这是否也能预示它的未来?至少,这第一家新闻博物馆在弗吉尼亚阿灵顿(Arlington,Virginia)雄心勃勃的扩展主要是实现其在技术领域夸下的海口,四维时间旅行探险电影《我的目击》可谓是最生动的范例。解说员告诉我们这个电影旨在帮助我们深刻理解带着历史画面漂向我们的泡沫数字新闻流。在三维屏幕的帮助下,电影不仅仅把我们带到了妇女收容所,也把我们带到了革命随军记者伊赛亚·托马斯(Isaiah Thomas)的莱克星顿(Lexington)战役前线,以及爱德华R. 马若(Edward R. Murrow)的伦敦屋顶(他在纳粹空袭中的现场播报创造了无线电广播历史)。当战火四起,我们的座椅跟着震动,随之沉浸在混乱中。兼具感官性和庆祝性的影片强调了博物馆的潜台词:新闻记者是英雄。

  主题公园的光怪陆离肯定将是新闻博物馆以人均20美元价格(约合人民币151元)吸引附近国家商场博物馆游人不可或缺的高招。一旦对新闻媒体的犬儒主义批判盛行,公众对博物馆一如既往的乐观基调如何反响就很难说了。“现在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新闻评论家”,新闻博物馆执行董事兼资深副总裁乔·厄柴尔(Joe Urschel)评论说。

  新闻博物馆讲的故事并没有完全经过消毒处理似的统一口径,也出现了诸如杰森·布莱尔(Jayson Blair,一名以扭曲和编造假新闻出名而被迫辞职的记者)和杜威打败杜鲁门的报道这样的新闻史败笔。但是正如与军队有密切联系的史密森学会的国家飞行和太空博物馆展示飞行史成果一样,美洲印第安人国家博物馆对有功于建馆的印第安部落基本不加批判论调,自由论坛的新闻博物馆则告诉我们,在所谓最美好年代,要进行自我思考。

  想想看现在的光景,收购、裁员和其他缩减日益增多,到处是股东反抗和一般性的公司混乱。面对所有这些经济(不必提及存在主义)愁楚,新闻博物馆的基调倒是极其乐观。博物馆目光长远——把信心放在对新闻的永恒渴望,第一修正法案(First Amendment)的安慰性含糊说辞,以及“公民新闻记者”的新设想上。

  毫无疑问,博物馆的乐观主义多少嵌入在它的基因深处。新闻博物馆的馆长彼得S. 普瑞查德(Peter S. Prichard),是以鲜明图案设计和玫瑰色(理想乐观主义)视野而闻名的成功故事《今日美国》(USA Today)的前主编。博物馆奠基者的名字装饰在十四个画廊和十五个剧院内,包括现存报界巨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紧跟其掌控者奥克斯·苏兹伯格(Ochs Sulzberge)家庭],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新闻集团,考克斯企业,赫斯特公司,ABC和NBC新闻,时代华纳等等。博物馆提及了耐特里德(一家新闻和网络出版的媒体公司)解体和产业的不确定未来。但这里不是造成我们记者称为“死亡螺旋”的企业短视和不当管理大肆批判的地方。

  自由论坛(The Freedom Forum)自身由媒体连锁原形孕育而生。作为甘奈特基金会(Gannett Foundation)的继任者,它于1991年由甘奈特公司前总裁亚伦H. 纽哈斯(Allen H. Neuharth)建立。甘奈特公司在行业内因巨额利润和品味平庸的报纸而被嫉妒和藐视,论坛与它已经没有了财务关系。今天,自由论坛自命为“一个致力于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和所有人民精神自由的无党派基金会”,关注新闻博物馆和第一修正法案和新闻室文化的多样性。

  毫不奇怪,4月11日开业的新闻博物馆通过五个自由主义道路和第一修正法案画廊,把第一修正法案作为叙事的首要内容及核心。画廊解释了一些轮流限制和在发展修正案空间上的法律挑战,从挑战宗教自由极限的耶和华证人案到直言不讳的高中学生与新闻报纸之间近期的口舌之争。“自由言论不仅存在,它简直是棒极了! ”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著名的脱口秀女王)在画廊墙壁上的留言告诉我们,LL Cool J(美国乐坛常青歌手)在一部影片中也有情感呼应。

  唯恐我们错过重点似的,第一修正法案同时被篆刻在博物馆的宾夕法尼亚大道正面的大理石上。至少有一位评论家驳斥这是过于表面文字化的建筑败笔,但是无疑要非常吸引眼球,并且把博物馆的宗旨及时转达给路人,使得很多游人徘徊在入口处阅读装饰其上并不断变化的报纸首页展示。

  根据普瑞查德(Prichard)的说法,博物馆的设计师被授命设计了一个“反映了新闻业使命的标志建筑”。因此,纽约普舍克合作建筑事务所建造了一个使人联想起巨型电视机或带有隐藏屏幕计算机显示器的盒状七层的结构。但是建筑事务所自己更喜欢一个不同的比喻。项目主设计者之一建筑师罗伯特·杨(Robert Young)把大厦比作新闻报纸页面。普舍克事务所版本的博物馆首页是一个玻璃帷幕——一扇展示出版自由下所能提供的透明度的世界之窗,在它之后是沐浴在散开的自然光里的展览,包括新闻记者纪念堂和9·11画廊。博物馆内部是黑箱区,存放着包括新闻历史画廊在内的更加详细的陈列设置。

  作为民主透明度标志的玻璃墙概念并不是首创。在柏林,英国建筑师诺曼弗斯特(Norman Foster)把它应用于为德国魏玛国民议会建造的圆形大厅中,使得历史象征主义蒙上了一层黑暗色彩。新闻博物馆的透明玻璃墙正面具有一定功能性,允许从大堂中厅巨大铁屏幕的街道上往里瞥视。

  在一个3月中旬的参观中(当时展览大约完成80%),我们看到四十乘二十二尺的宽屏幕正在播放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巴拉克·奥巴马关于美国种族的讲话。新闻博物馆的雇员和先期游览组纷纷着了迷地聚集在大厅和上空的走道上观看着这一幕历史上演。拥有两个电视演播室和另一“大屏幕”录影新闻墙壁的新闻博物馆说不定哪天就会转变成一个历史性时刻会集地——就好像奥巴马进行演讲和频繁展开政治辩论的费城国家宪法中心。

  博物馆所在位置,宾夕法尼亚大道和第六条街道的交叉点,也在象征性地共鸣。它的环绕大阳台呈现了国家画廊,史密斯学会博物馆、全国档案馆和美国国会大厦的壮观景色,成为了广播电台的背景,提醒人们媒体守卫者的角色。在六层的大阳台,展览详述了宾西法尼亚大街作为总统就职游行、出殡队伍、大规模抗议和报社地点的历史。外地的通讯员曾经在此从业,不巧地是,他们的办公室正好位于另一个新闻报导的机关——朗姆社(Rum Row)旁边。

  新闻博物馆最醒目的内部空间是大堂中庭,访客能眺望天花板上的新闻直升机和发出横跨大陆第一个电视信号的卫星复制品。 当他们在中央大厅和第六层之间乘坐三个巨型的水力电梯时,可以从靠近柏林的查理检查哨(1961年至1990年间东西柏林间三个边境检查站之一,是当时东西柏林间盟军军人唯一的出入检查站,也是所有外国人在东西柏林间唯一的一条市内通路)检测到一个混凝土警卫塔,以及被称为新闻博物馆神经中枢的中央控制室。更小的侧卸升运器、舷梯和楼梯允许人们在层级之间移动。从多个制高点看去,访客能够读到宣传新闻事业、新闻工作者和出版自由的重要性的铭文。虽然自己就是新闻业咒骂目标之一,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仍宣称“让人民知道事实,国家将会安全”。

  博物馆精巧布局和空间隐喻体现了建筑师与拉尔夫·爱泼鲍姆公司(一家领先的纽约展览设计公司)的最新合作。1993年拉尔夫·爱泼鲍姆(Ralph Appelbaum)通过华盛顿美国浩劫纪念博物馆强有力的情感设计赢得了全国声誉,使之成为一代历史博物馆的典范。从那以后,他与普舍克公司一起设计了纽约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罗斯地球和空间中心以及阿肯色小石城的威廉姆·杰佛逊·克林顿总统中心。

  爱泼鲍姆公司也设计了第一个更加朴实的新闻博物馆,于1997年开放并在接待了超过二百二十五万个互动展览和纪念公园的访客之后于2002年关闭。苏珊·班纳特,新闻博物馆代理董事和营销副总裁指出,最初的“创始博物馆”是无价的规划工具。“我们拥有五年的实践经验来观察人们,并看他们作何反响”班纳特说,“印度箴言里有一条说,我们不想改进自己以至于失败,我们想在那里运作并且使它变得更大更好”。华盛顿新闻博物馆的很多特色——普利策获奖照片展示、电视墙、年代新闻历史调研和互动新闻室等等都在阿灵顿首次公开展出。其他题材如向海外新闻报导英雄致敬的国际新闻画廊,填补了新闻博物馆在情节叙事上的长期空白。

  设计师对新闻博物馆提出武断的要求,他坚持这不仅仅是一个新闻业和新闻互动的博物馆。爱泼鲍姆说,“真正意义上,它是美国式思维演变的历史博物馆。它定义了我们如何制订道德航标,以及我们如何来看待政治历史。它是美国思想的目录。”

  爱泼鲍姆无疑是当代博物馆设计了不起的理论家。但是他公司的一些最近的作品,包括克林顿图书馆和国民宪法中心,令人觉得雕琢过度:太罗嗦,太喧闹和太拥挤。这可能不完全是他的失误。展览设计师与馆长永远在打仗,因为博物馆长通常想要更多内容,并且不了解“墙上藏书”看上去有多古董,以至于文本淹没了展示的工艺品和图像效果(班纳特说新闻博物馆职员中的记者确实学会了写更短的文章)。也有不断的公众压力要求满足每种参观者:不管是年老的和年轻的,还是“漫步者”和“裸奔者”,是专注的读者还是主题公园爱好者。

  作为一家媒体博物馆,新闻博物馆相得益彰地运用了各种各样的技术,从互动游戏到工艺品与墙壁文本的传统摆放,它把尖端的技术与丰富的内容最佳的结合起来。例如,在伟大书籍画廊与新闻自由相关的稀有卷集和文件——托马斯阿奎那的《神学总论》(Summa Theologica)和1787年美国宪法手册板,可在互动显示器上翻动数码页来阅读。

  互动新闻室的道德图表也反映了相当水准,对小组竞赛回答关于什么新闻实际上适合发表时做出的手势和接触及时反应,把每个正确答案以故事或者照片的方式添加在电子头版上。在互联网,电视和广播画廊,参观者可在引人入胜的历史收音机和电视图书馆中作数位移动,观看包括1964年披头士狂热的美国巡演等流行文化焦点。

  就好像在信息量丰富(同时也大肆标榜)的克林顿图书馆里所做的,爱泼鲍姆在新老之间适度总结,使用强调文字给不愿阅读长篇大论的访客提供了小结。同时,博物馆迎合那些喜欢以视觉和听觉格式吸收信息的人,意味着影片不仅在剧院上演,也在画廊中间上演,使整个展览充满了环境音响(你很难发现耳机,也没有随行导游讲解,这真是令人喜忧兼具)。

  在这个一人身兼数职、iPod播放器和公共场所私有手机交谈充斥的年代,音响超负荷可能不会让绝大多数人心烦。但当我发现丹·亚科罗伊德(Dan Aykroyd)(美国演员)在我身后不断把《星期六夜》直播女主持称为“简,你这无知的荡妇”时,阅读《纽约先驱报》(New York Herald)对1912年泰坦尼克号灾难的报道实在是令人沮丧。确切的说参观者是如何体验这座多媒体圣地的呢?爱泼鲍姆告诉我,新闻博物馆的整体设计概念类似于“极端形式的星期日报纸”,同时具有线性和非线性,使参观者可以根据他们的兴趣沉浸在画廊中。

  实际上,只有高度受虐狂或自制者才会试图一次性参观整个地方。访客从新闻大厅进入,当天的新闻头条以电子扫描的形式飞快扫过。在这一序幕后,叙事从中央大厅水平早间新闻画廊的主题静态照片和影像——优雅蒙太奇入门影片《什么是新闻》开始。快速浏览了卫星卡车和把柏林墙倒塌归结于新闻流动自由的柏林墙展后,游客来到六层并且按照规定时间下楼继续往前参观。

  接下来他们将遭遇另一个具有爱泼鲍姆特色的展示:巨大的具有强烈情感的工艺品。除柏林墙涂鸦画部分以外,博物馆以一辆因巴尔干战争的炮弹碎片而弹迹斑斑的装甲雪佛莱卡车,以及从世界贸易中心北塔抢救出来的电视天线的扭曲残骸而闻名。在国际新闻画廊,报道巴基斯坦恐怖主义时被绑架和杀害的华尔街日报通讯员丹尼尔·珀尔(Daniel Pearl)的手提电脑和护照,无疑会使人有点胆寒。

  新闻博物馆收藏包括超过六千种其他手工艺品,但不包括报纸和照片。陈列中包括1972年水门事件中曝光的夜贼侵入的民主党总部大门、阿娜·玛莉·考克斯(Ana Marie Cox)的闪光金属片拖鞋(她穿着它写了她的政治博客“翁克特”)以及我们中很多人在政治会议和20世纪80年代的全国灾害中总是提着绰号“80年代垃圾”的“瑞帝优上(Radioshack)”原始便携机。(当我那一个终于报废时,仓库里连替换件都没有了。)

  新闻历史画廊是一种陈列了很多珍奇展品的博物馆套博物馆形式。它的中心是以美国为主的报纸历史大事纪年,以2001年埃里克C. 卡伦(Eric C. Caren)和斯蒂芬A. 古德曼(Stephen A. Goldman)获取三万份历史报纸的非凡收藏例子作为补充。访客必须拉出抽屉才能浏览的,这种老式互动设计用来保护珍品不受光晒。

  沿着画廊,展览更深入的探讨新闻收集和传播的变革。一部影片播映的是水门事件的重点部分;另一部则在谈论妇女反对歧视斗争(好像得胜了似的);第三部是关于新闻和娱乐逐渐合并,包括从电视喜剧《鲁旺和马丁搞笑集》到斯蒂芬考伯特。互动站演示这一领域内的游戏和人物传记,并且在五个小剧院上演有关新闻影片历史,联邦时代美国的政府审查以及媒介偏见问题的电影。

  家庭参观者可能更喜欢在互动新闻室和伦理中心花费时间。不仅仅是对于家庭,在我参观期间,海岸警卫游览小组的成员轮流使用话筒,阅读电视脚本,然后高兴地观看他们自己在电视显示器录下的表演。附近,数十个互动站提供用来测试参观者摄影和报告技能的新闻问答游戏和先进模拟设计。“嘿,哥们,你是记者!”需要鼓励的时候会有人这样对我们说。所有这一切展示赋予新闻记者很好的形象。一个特别感人的新闻英雄主义范例是关于9·11袭击的新闻报导。对记者、摄影记者和摄影师的采访与崩溃双子塔的超近距离英尺短片剪辑在一起。不同于自由职业摄影师比尔·比加特(Bill Biggart)之死(他损坏照相机和烧焦的记者证件也在展示中),这些新闻记者作为目击证人活了下来,见证了强烈的情感,甚至眼泪。我们看见一个记者拥抱采访对象的难得镜头。象征意义是:我们不全是冷酷客观的自动机器或追逐名人的狗仔队。

  新闻纪念馆也纪念了其他在岗位或工作中逝世的勇敢的新闻记者。爱泼鲍姆承认他这个铭刻着烈士新闻记者姓名的弯曲烟白玻璃墙壁承袭了玛雅·林(Maya Lin)在越南退伍军人纪念碑的设计。阳光射进来,照亮控制面板,洒在供人们沉思的长凳上。互动报亭里提供人物传记。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一句话被引用为箴言:“这个纪念堂中的女人和男人是真正的民主英雄”。

  新闻博物馆也静静的叙述了人类对错误的容纳性。人性的弱点、盲目的野心,以及看似二十四小时新闻播报的压力造成了从詹耐特·库克(Janet Cooke)到《今日美国》的杰克·凯利(Jack Kelley),以及他们的历史先例等一切新闻谎言家的错误。甚至自然生理反应也被利用为学习机会。卫生间墙壁有点恶作剧的用从《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JR)《小写字》一文中的糟糕标题装饰。【由《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JR)和自由论坛共同出版的《小写字》一书将在新闻博物馆的礼品店出售。】

  爱泼鲍姆说博物馆“必须公平评价新闻记者的激情演绎。因此,如果对新闻记者职业道德有所警示,它也就真正地完成了它的使命”。但是新闻博物馆最终是一个面向非专业人士的博物馆——这一事实虽然可能让我们不自在,但也许是更为恰当的。正如新闻博物馆自身所暗示的,新闻正在成为一个业余爱好者职业,从不断增长的博客大军到用手机拍摄弗吉尼亚理工枪击事件现场出现的警察的学生就是证明。

  并不是所有人赞许这些趋势。一个互动报亭询问参观者:“博客(者)是否对未来新闻业重要?”在那些先期参观博物馆的游客里,只有百分之五十同意。在把新闻报道塑造为一个英雄职业时,新闻博物馆也许仍然更多地是向游客灌输记者作为高贵传统承袭者的自身责任,而不是专注于迎合企业赞助商。它明确宣称:您同样能做新闻。您也许会这样做。因此请注意做好准备。并且看在我们民主的份上,请不要把它搞糟了。

分享 6815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全部(1)

留下脚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