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查看日志|返回日志列表

略提知名人物以示身份

2009-12-28 09:43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很少称呼摇滚乐明星们,如爱丽丝·库伯(Alice Cooper)、莫比(Moby)和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出生时候的名字。只有极少几个例外,他们的密友用温特森·弗尼尔(Vincent Furnier)、理查德·梅尔维尔·霍尔(Richard Melville Hall)和瑞基纳德·杜埃特(Reginald Dwight)这

  个名字来称呼他们,就像《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中标志人物克雷·艾肯(Clay Aiken,原名Clayton Grisson)和反基督的超级明星玛瑞·莲曼森(Marilyn Manson,原名 Brian Warner)。出于某种原因,一个非官方的指导原则迫使《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前评论家唐纳德·荷纳罕(Donal Henahan)称呼伊格·伯(Iggy Pop)和西德·维西谢斯(Sid Vicicious)为Pop先生和Vicicious先生(而不是James Osterberg先生和Simon John Beverly,或者是Pop和Vicicious),但这个原则显然并不能适用于嘻哈艺术家。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对一个饶舌音乐表演者的惩罚包括两个方面:

  人们经常用你出生时的名字称呼你(不论这个名字多么令人讨厌和滑稽);你很少被人称呼为先生。这种称呼上的双重标准时常出现在主流媒体关于嘻哈文化的文章中,但是由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都市音乐的大量报道,以及它对一致性的惯有的执着追求,对饶舌音乐的处理似乎给那些左右为难的编辑更多的启发。

  尽管Jay-Z的唱片发行了数百万张,并以他化名的名义担任了Def Jam音像公司的总经理,但他仍然被以原名Shawn Cater来称呼。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David M. Halbfinger和Jeff Leeds在报道饶舌音乐大亨布鲁克林(Brooklyn)2007年的东山再起时就是这么做的,《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的特派记者理查德·克罗姆林(Richard Cromelin)和《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s)的萨拉·罗德曼(Sarah Rodman)也同样如此。

  所有的街舞艺术家都未能摆脱这一套路——武当派说唱组合(Wu-Tang Clan)的队长RZA(原名Robert Diggs),“石器时代皇后”乐队的重量级人物50美分(50 Cent,原名Curtis Jackson)和都市显要人物蒂迪(Diddy,原名Sean Combs)都常常被主流媒体以原名相称。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文化版的编辑山姆·思福顿(Sam Sifton)曾表示,这种决定都是根据具体情况作出的,饶舌音乐艺术家经常得到特别的待遇。

  “休斯顿邦比(Houston Bun B)和托尼·贝耐(Tony Bennett)还有着很大的差别。”思福顿(Sifton)说,他们分别被称为伯纳德·弗里德曼(Bernard Freedman) 和安索尼·多米尼克贝内德多(Anthony Dominick Benedetto)。“托尼·贝耐(Tony Bennett)使用艺名,我认为这与使用化名还有一些差别。有些人,如Jaz-Z可以被称作Carter先生,当然,被称为Jay-Z也是可以的,但是他不能被成为Z先生。”

  但是“艺名”和“化名”之间有实际意义上的差别吗?思福顿举了Jay-Z的例子——而不是构思特·凯拉(Ghostface Killah)之类的人。构思特·凯拉(Ghostface Killah)的绰号与主流的命名方法又偏离了很远——这意味着,至少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看来,饶舌音乐表演者已经独成一派了。

  那么为什么饶舌音乐演艺界之外的表演者Alicia Keys的艺名是基于她所演奏的乐器(或者被确定为化名)——但她从来没有被公然地称之为Alicia Augello-Cook?

  在评论家Kelefa Sannehzhi制作的2003年10月3日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唱片排行榜中,Outkast乐团的演奏者Andre 3000(原名Andre Benjamin)和Big Boi(原名Antwan Patton)也被别人借用他们的名气和声望来抬高自己,而Erykah Badu(原名Erica Wright)的原名却从来没有被人提及过。

  更令人困惑不已的是,有些文章好像没有遵循任何逻辑。2006年12月3日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Sirius Radio的著名主持人的介绍,将饶舌音乐著名演奏者Ludacris称之为Christopher Bridge(之后被称之为Bridge先生),但是却让Eminem(原名Marshall Mathers),Snoop Dogg(原名Calvin Broadus)和Bob Dylan(原名Robert Zimmerman)使用他们的艺名。

  当在第二次提到的时候,尽管Bob Dylan被称为了“Dylan先生”,但是Eminem仍被称为Eminem;Snoop在文章中只被提到了一次,然而通过《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之前的处理情况来判断,如果他的名字被再一次提到的话,那么他本应该被称为“Snoop”或者叫做“Snoop Dogg”。

  “如果你查看你的档案文件——也就是通常说的对我们过去所犯错误的概述,你可以看到很多我们看起来很荒唐的例子,”思福顿(Sifton)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在称呼当代文化,当然包括嘻哈文化的时候,其中的困难之一就是我们冒着一个让我们一直犯傻的风险。”

  既然看起来,敬语的使用还不会马上被废弃,但是恪守一致性的做法可能会使《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看起来不会是那么傻的赌注,这样以来,这份报纸或者至少看起来更加协调。但毕竟如果他们可以称Brian Warner为“Manson先生”,那么同时,美国最好的编辑部也可以把CalvinBroadus尊称为Dogg 先生。

  ——克里斯·法拉恩(Chris Faraone)

  被外包的编辑工作

  拉杰西·库玛(Rajesh Kumar)是一个年仅26岁的小伙,穿着牛仔裤,披着黑色长发,戴着金色耳环,他的苹果电脑屏幕上显现着一个黑白侍者手套的图像。他正在为《星星论坛报》(Star Tribune)设计广告,这份报纸在近半个世界发行。这个简单的广告是关于家政保洁服务,服务由一个名叫Mike的人提供,库玛从没见过他,而且他工作的地方库玛也从没有去过。

  离印度Gurgaon城里的这个整洁的、现代的、面积约为25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大约有七千多英里的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这个城市是新德里的卫星城,在这个城市里混杂着财力雄厚的跨国公司,大量的外购的装备,时髦的大型购物中心与贫困的印度人和挣扎着求生的野生动物。

  库玛在Express KCS工作,这个公司是一个印度企业内部管理系统软件公司,这个公司为100多家美国出版机构设计和制作广告,很多出版机构是新闻集团下的报纸《圣荷西信使报》(San Jose Mercury News)和《奥克兰论坛报》(Oakland Tribune)之类的出版机构。每天制作数百个广告的工作订单源源不断地进入Express KCS系统,团队在几个小时内就转向了另一个项目。

  两个巨大的柴油发电机和三个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确保了Guagaon办事处与美国的客户保持实时的联系。“这是行得通的,”《圣荷西信使报》(San Jose Mercury News)的广告部主任说。“你在傍晚的时候完成这项工作,你还有机会在早晨的时候进行更正。”

  随着美国的报纸大幅削减预算,裁减员工,报社的广告和发行部门越来越多地实行工作外包。像Express KCS这样的公司正在蓬勃发展,公司的首席运行官Tariq 侯赛因(Hussain)这么说,这主要是因为公司可以为一个典型的美国报社削减30%—50%的广告制作费用。

  在不到两年前,Express KCS在Gurgaon办事处的雇员还不到20人,但到1月底的时候,这个数字已经攀升到200。大部分员工都是20多岁的未婚男青年,他们的待遇为400—1000美元(约人民币2800—7000元)——这样的薪水在印度城市是比较不错的,当然还不算太富裕。侯赛因(Hussain)说:“截至年终,Express KCS公司 Gurgaon办事处的雇佣员工可能多达500—600人。”

  侯赛因(Hussain)认为这个成长将源于Express KCS服务中新的打破格局的层面——外包的编辑服务。

  Epress KCS公司并不主张其参与报道或者撰写新闻,但它提供审稿服务(或者是印度人所指的“代劳”)、版面设计以及拟写标题和字幕。

  到年底,侯赛因希望Express KCS 公司10%—15%的业务来自外包的编辑工作。他说公司正在与不止一个美国的主流日报讨论这项业务,尽管他不愿意透露这些日报的名称。

  如果发生这种事情,这将会在新闻界产生一个重大的骚动。去年,一家加州地方新闻网站Pasadena Now宣布了一项计划,即聘请印度记者通过网络来报道当地政府的会议,这时候这个网站遭到了人们严厉的指责。

  最近,《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宣布在12月的时候会将部分审稿和设计业务外包给一家印度公司Mindworks,结果几周之后就放弃了这一决定。理由正如执行编辑安德斯·吉冷霍尔(Anders Gyllenhal)所写的那样:“在今后很长时间,可以很清楚知道这些涉及到新闻判断和经验的技能还不能运作得很好。”

  同时,Express KCS公司仍然信心十足,他们相信它可以培训自己的雇员,从而进入编辑业务市场。现在,这个公司已经与一个客户——《伦敦地产新闻》(London Property News)签约了,这个客户是一个郊区的地产杂志,与几份地方报纸一块免费在高档的社区内发放。但是无论对广告还是编辑业务来说,Express KCS 都有着非常明晰的目标:“我们有排名前100的美国报纸的名单,”公司的首席执行官Robert Berkeley这样说道,“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在他们名字上打钩。”

  ——本·福卢敏(Ben Frumin)

  回顾使命

  2003年5月1日,布什(Bush)总统站在美国亚伯拉罕·林肯号的甲板上向世界宣布:“在伊拉克的主要战斗行动已经结束。在伊拉克的战争中,美国及其盟国取得了胜利。现在我们这个联盟正在保卫并在重建这个国家。”

  然而,这项恢复秩序和重建的计划实际上并不是那么伟大,五年过去了,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条道路的终点在哪儿。在这个周年纪念日里,有些看起来值得记忆的是,总统阐述的理由中,没有过于受到那么严厉挑战的理由,被专家学者们放出的烟雾弹所掩盖。

  这儿就是一个样板,就是作家、制片人克里斯多夫·瑟夫(Christopher Cerf)和《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JR)的主编维克多·纳瓦斯基(Victor Navasky)共同撰写的,由西蒙&舒斯特(Simon & Schuster)出版的《已完成的使命》一书。

  我们期望每一个美国人都支持我们的军队,如果他们不愿意,我们期望他们闭嘴。那些美国人,还有我们的盟友,在战争进行当中积极地和我们军队作对,这样都会被我认为是国家的敌人。

  比尔·欧莱利(Bill O’Reilly)

  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

  2003年2月26日

  那个男人,在耶鲁很多课堂上都是靠睡觉熬过去的,很多夜晚都是开派对晃过去的,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深邃而伟大的将把世界改造得更好的领袖。美国再一次走运。

  莫纳·查伦(Mona Charen)

  专栏作家

  2003年3月23日

  这场战争是艰巨的,这种艰难的情形使得一个联盟组成,在那儿我们有着装备精良的三十万人的胜利之师。事情变得好办多了。我是说,建立一个民主制度很难,但并没有赢得战争胜利那么难。

  福列德·巴恩斯(Fred Barnes)

  编辑

  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福克斯新闻( Fox News)

  2003年4月10日

  在每一步上,他们都给我们讲座,告诉我们为什么战争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我们没有足够的军队,那儿会变成沼泽一样难以应对。根据唱反调者们的言论,所有这些成千上万的军队都会死去……他们已经……让他们自己成为了傻瓜。

  西恩·哈尼提(Sean Hannity)

  2003年4月10日

  联军已经再次给那古老的公理进行了示范,战场上的勇敢将导致更少的流血的胜利。在伊拉克长驱直入的三个星期已经完全地打碎了怀疑者们的抱怨。

  托尼斯诺(Tony Snow)

  福克斯周日(Fox News Sunday)节目主持人

  2003年4月13日

  美国已经使自己卷入重新改造中东地区的事务当中,该地区将不再会是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反美主义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温床。这个时代的前两场战争已经结束。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已经取得了毫无疑问的荣耀和胜利。

  威廉·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

  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

  2003年4月28日

  战争取得了胜利,平民伤亡极少,伊拉克城市和基础设施几乎未遭到破坏……战争并没有陷入批评者所预测的沼泽当中……伊拉克今天更加自由,我们更加安全。放松,并好好享受这一切吧。

  理查德·佩里(Richard Perle)

  五角大楼防御政策研究会会员

  发表于《今日美国》(USA Today)

  2003年5月1日

分享 9504 次阅读 | 0 个评论

留下脚印

评论